女人频道> 精选> 正文

Gucci又陷入了抄袭风波 但这次它没否认

2017-06-15 14:24 来源:人民网 
2017-06-15 14:24:33来源:人民网作者:责任编辑:钟蕾蕾

左为Dapper Dan在1980年代的设计,右为Gucci 2018早春度假系列 图片来源:Highsnobiety

  左为Dapper Dan在1980年代的设计,右为Gucci 2018早春度假系列

  在最近于佛罗伦萨举行的2018早春度假系列大秀上,Gucci的一款泡泡袖外套被网友们拎出,指责其和Dapper Dan在1989年设计的作品过于相似。根据比较,恐怕它们之间唯一的不同就是袖子上的Logo,Dapper Dan的版本的是Louis Vuitton,而Gucci用的自然是双G标识。

  Dapper Dan是谁?估计现在的年轻人对这个名字颇为陌生。说起来,Dapper Dan不算是个“正经设计师”,他在1980到1990年初走红于美国,曾为多位知名嘻哈歌手设计行头,特长是利用大牌产品的Logo、印花等标志性符号,设计出一件件“高级山寨货”。

  但到了1992年,Dapper Dan难以抵抗快速的商业环境变迁,它在纽约125街的门店宣告关闭,名号也日渐退出流行。

1980年代,Dapper Dan在美国流行(左为Dapper Dan)

  1980年代,Dapper Dan在美国流行(左为Dapper Dan)

1980年代,Dapper Dan在美国流行

  1980年代,Dapper Dan在美国流行

  反叛带来的文化亲近感,把Dapper Dan和非裔美国人紧紧相连,他的创作一度受到说唱歌手、黑帮、拳击手们的热烈追捧。Dapper Dan本人也被称作“Harlem裁缝”,而Harlem正是纽约曼哈顿东北岛的黑人区。

  Dapper Dan的走红带有美国社会种族平权运动的缩影。而在如今力挺他的人中,就有身着Dapper Dan泡泡袖夹克留下影像的非裔美国运动员Diane Dixon。

  不过有趣的是,在这10年中,Dapper Dan左拼右凑的设计并未拥有任何品牌的授权,这使他多次涉嫌侵权大牌。但如今,风水轮流转,反倒Gucci在秀场大张旗鼓地复制Dapper Dan的设计,而且还先斩后奏。

  在随后对《纽约时报》的回应中表示,Gucci方面并没有否认秀场上这套33号衣服来自于Dapper Dan的灵感,它说这是创意总监Alessandro Michele对Dapper Dan的致敬。

  “Gucci的新文艺复兴2018度假系列秀包括很多不同的文化振兴的时期,特别是欧洲复苏的1970和1980年代。该系列也延续了Alessandro Michele对使用Gucci标识的仿真文化的挖掘,其中就包括1980年代的这件泡泡袖夹克,是著名的Harlem裁缝Dapper Dan的作品,属于那个时代的文化象征。” Gucci方面表示。

Barbara Kruger的作品

  Barbara Kruger的作品

Supreme的Logo

  Supreme的Logo

  按照Gucci的说法,Michele此次的做法更像是所谓的文化挪用主义,即借用本地没有的异域文化资源,创造出新的文化产品和现象。在全球化的背景下,文化挪用早已经是音乐、电影、时尚等多个领域的惯用创作手法,一个典型的例子就是流行在非裔美国人中的玉米辫,如今早就是贝克汉姆等白人明星做过的流行造型,它不再是某个种族的代表,而包容了雷鬼、爵士、摇摆舞等更为丰富而具象的艺术形式。

  Dapper Dan当年的创作正是文化挪用的一种,即使它在版权上有些晦暗不明,但在时尚界却颇受欢迎。1994年创立的Supreme就曾是Dapper Dan现象的拥趸者,它的红色品牌Logo就是挪用了艺术家Barbara Kruger的作品。

  当然,还有在年初引起轰动的Louis Vuitton和Supreme的合作。当这一系列横空出世时,外界纷纷又重提了两者过去的一段过节——2000年,Supreme曾未经允可,将Louis Vuitton标志性的Monogram图案印在滑板上,为此两个品牌对簿公堂,并最终以Supreme败诉收场。

  可如今时代变了,在奢侈品牌亦需要和当下文化有所交融的前提下,Louis Vuitton和Supreme对过去,都选择了缄默。

  这意味着曾经被外界看来是山寨、恶搞的挪用主义,正在近10年间向品牌合作转变。如今Gucci的回应也证实了这一点,声明中,Gucci发言人透露,Michele其实对和Dapper Dan开展正式的合作饶富兴趣。Gucci曾试图联系对方,只是还未得到对方的回复。

  不过看样子,哪天来一个Gucci x Dapper Dan也并非天方夜谭。

  把“抄袭风波”变成合作,在Gucci这里已经有了先例。#GucciGhost就是最典型的例子——2016年2月,Gucci的涂鸦包袋、机车夹克带着“油漆未干”的调调登陆米兰秀场,也将纽约布鲁克林的无名艺术家Trevor Andrew带进了公众视野。

  这位极度喜爱双G标志的年轻人给自己起了一个外号——GucciGhost,在接到Gucci官方合作邀请之前,他的日常就是在一切可以看到的地方画上Gucci的双G标识。

  而打开他的网站,仿佛是看到了另一个Dapper Dan,Andrew也热衷于将复古服饰重新组合搭配进行出售,让文化碎片成为嘻哈的调侃。

  和Dapper Dan一样,Andrew自然没有得到品牌的官方授权,而他能被Gucci注意到,却也正是因为侵权行为已成“规模”——看起来,侵权变得比一份认真的简历更有效了。

  总之,在“文化挪用主义”的帽子以及各国文化极速交融的语境下,不同阶级的品牌之间的界限愈加模糊。而决定Gucci此次争端结果的关键,就在于双方是否达成和解。若答案为是,讨论到底是不是抄袭就没有了任何意义。

  世界是平的,但这恐怕是个越来越难定义何为抄袭的世界。

[责任编辑:钟蕾蕾]


手机光明网

光明网版权所有

光明日报社概况 | 关于光明网 | 报网动态 | 联系我们 | 法律声明 | 光明员工 | 光明网邮箱 | 网站地图

光明网版权所有

立即打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