袁飞:面对多重身份,女人最该取悦的只有自己

2017-08-09 12:39 来源:慧聪网 
2017-08-09 12:39:16来源:慧聪网作者:责任编辑:李超

袁飞:面对多重身份,女人最该取悦的只有自己

  (SS18订货季,巴黎第一站SOPHIA WEBSTER的Showroom)

  Cloudo Kids国际童装品牌集合零售集团2013年诞生于英国,创始人袁飞,品牌成立两年内相继在英国争取到百余家国际一线大牌的销售权,其中包含GUCCI、FENDI、BURBERRY、YOUNG VERSACE、DOLCE & GABBANA、MONCLER等国际一线品牌,同时在英国本土拥有多家国际童装品牌集合店。2016年7月正式进入中国市场,很快获得了由九合创投、春晓资本和微软Ironfire的千万元天使轮投资。团队凭借对时尚的敏锐眼光,买手们奔赴世界各地为大家寻找优质的童装,至今成功积累了数十万高端优质用户,并且一直在盈利。北京的首家线下体验店正在筹备当中。

袁飞:面对多重身份,女人最该取悦的只有自己

  (SS18订货季,在米兰STELLA MCCARTNEY的Showroom清新门廊准备去订货)

  袁飞在将Cloudo Kids带入中国市场前,虽然长期生活在英国,但已经是中国互联网微博上拥有25万粉丝的红人妈妈(MaMa制造)了,经常分享的两个宝宝的日常穿搭时尚又有爱,十分受潮妈们的喜爱,在微博上的母婴群体中有一定的影响力,所以Cloudo Kids会来到中国,与其说是看准了中国市场的前景而做的战略规划,其实是袁飞最终抵不住万千妈妈们的千呼万唤,还未一睹品牌的真面目,袁飞个人为品牌的背书就已经为Cloudo Kids进入中国市场做了最好的品牌公关,袁飞认为:“影响力和供应端的匹配在社交媒体崛起后,显得比靠数据靠市场调研去判断需求更加重要。”

袁飞:面对多重身份,女人最该取悦的只有自己

  (SS18订货极在弗洛伦萨最后一天,拿下了NEIL BARRETT的第一季童装)

  袁飞14岁就去了新加坡读初中,高中的时候转到了英国。她身上的每一个标签:留学;买手;时尚从业者;辣妈;网络红人;CEO似乎都是现在热播电视剧里使用频率最高的人设,但了解了每一个角色背后的付出就会知道,没有一个“馅饼”是天上掉下来的。聊起留学生活,袁飞半开玩笑的说:“我只是侥幸的没有学坏。留学就是从一个所有生活和心智都可以依附父母的天地,到一个一切要自己撑起来的世界。”而问到她感觉最难的一段日子时,她说尽管最开始的阶段也难,但和毕业后在英国的八年创业相比,却只道是青春美好了。“当时做鞋店的时候,很多个夜晚在店铺后面一条冰冷的走廊里,一个鞋盒一个鞋盒的打开查货入库;怀孕期间,每天困到蜷缩在仓库里勉强支起来的弹簧床上补觉;后来做童装的时候,最辛苦的就是采购期,看似光鲜艳丽的满欧洲跑,实际上,很多次都是拖着高烧病痛的身体,一边冒着虚汗浑身发抖,一边在showroom里填订货单。但困难就是这样,熬过去,就能笑着讲出来了。这种经历才是一种活过、走过的自豪的滋味。”

袁飞:面对多重身份,女人最该取悦的只有自己

  (订货季间歇在英国的带娃日,和两个宝贝一起逛街)

  买手制合伙人

  随着80、90这一代成为父母,二胎政策的颁布,各大网综纷纷选择亲子节目类别,国际一线大牌都盯住了“童装”这块蛋糕,这些都不难看出中国童装市场的巨大潜力,袁飞也对中国目前的市场增速感到很震撼,但是要把一个诞生在英国的品牌移植在中国的土壤里并非易事。

  近几年国内服装行业开始意识到买手的重要性,买手制我们也不再陌生,但“买手制合伙人”这个模式你一定没听过。解释到Cloudo Kids为了解决一直让时尚行业很头疼的供需平衡问题,而创造的这个“买手制合伙业务” ,袁飞讲话的条理和逻辑让你感觉她不愧是学经济学出身的。“Cloudo Kids提出的解决方案是,在全国范围内挑选买手,让她们在线上挑款、投资,负担自己挑款衣物的盈亏。这些买手 99% 是母亲,有时尚感,且能对身边的人产生影响,比如说网红妈妈,或某个社群的 KOL,投资额度二十万起。”袁飞认为,让能影响顾客的人选款,既能保持欧洲传统买手店的风格,且能更精准满足用户需求。

  “买手制合伙人”模式是为了品牌进入中国市场所创立的,之前在海外是没有的,是目前整个时尚行业里面第一个这么做的品牌。如果说类似的话,应该是和Farfetch比较相似,但袁飞认为Cloudo Kids所提供的合作模式更紧密,从供应链端到销售端全部融入了合作关系,更适合中国这个几乎为白纸一样的市场。

袁飞:面对多重身份,女人最该取悦的只有自己

  (17年底圣诞节,连续第9年在伯明翰家中招待亲友聚会)

  无论生活还是创业,要学会“授权

  创业这件事对于袁飞来说是本就在骨子里的,从小看着父母为生意奋斗忙碌,看到他们的辛苦,喜悦,成就感,袁飞就做好了挑起一份事业的决心。能有今天的选择和成就也是袁飞从小所设想的状态,那种拼尽全力去做一件事的感觉。她认为父母对孩子的影响也就是在这潜移默化中形成的,并非言语,父母独立且快乐,孩子才会坚强且乐观。

  袁飞现在身上的角色有很多,一位5岁男孩和2岁女孩的妈妈,一家4岁的童装品牌集合零售集团的CEO,也是一个幸福的妻子,远隔重洋四位老人的女儿,当然她还是她自己。角色多了难免拉扯,而聊到如何让它们各司其职的智慧时,袁飞说不要贪图完美,负起自己的责任,也要对能力和精力之外的部分学会授权。

  工作频繁出差时她也会愧疚不能陪孩子们在周末的早上一起醒来,也会在看了相隔万里的父母的朋友圈后暗自心酸,但袁飞说为了心中的精彩人生,所以一直在找寻那个平衡的点。“取舍,得失,虽说这本是人生常态,但仍要不断提醒自己,在取舍之间,学会珍惜。能够让自己在每一个角色中,既不浓厚得令自己倦怠,又不稀薄得感觉到惋惜,还能时常碰触到感动和眷恋,这才算是我心中的平衡吧。 ”

  《时尚北京》对话Cloudo Kids创始人兼CEO袁飞

  《时尚北京》:最初在英国能拿下一百多个国际大牌的销售权,在比较保守的欧洲时尚圈,能让这些大牌把销售权一次次交给一个亚洲人,你认为是你的哪些特质说服了他们?

  袁飞:这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,一开始店铺开业时只有二三十个品牌,大牌也寥寥无几。欧洲的品牌都比较依赖行业背书,不愿花时间自己去做调研。所以一开始接触品牌的时候,我们之前结交的行业内的合作伙伴帮忙做了很多背书。做童装前,我也在这个领域里做了4年了,当时代理了中国品牌做欧洲市场,开过实体店铺,跑过很多零售渠道,这些还是帮助很大。

  《时尚北京》:你认为买手和品牌是一种什么关系?

  袁飞:我觉得品牌是一个独裁者,他需要以自己的独特魅力去笼络喜爱它的人,对于那些不爱他的人连理都不用理。而买手是一个既有自己的时尚品味又要肩负顾客需求的审判员,每次来自不同店铺、商场还有来自品牌内部的买手到showroom选品订货时,就是产品的审判日。买手决定了什么产品可以被投入到生产中,最终展示在店铺的橱窗里。

  《时尚北京》:“自己” “妈妈” “老板” “妻子” ,如果按喜欢程度排序的话是怎样的?哪个最让你有成就感?

  袁飞:自己肯定是在第一位。其他三个都只是人生中的一个角色。在我的观念里,一个人最需要做的是解析自己,忠于自己,把自己的人生过好。每个人的人生都有自己的意义,我从没有让其他的角色绑架过自己,也不会因为自己的角色去绑架他人的人生。比如,我不会因为是妈妈,而去控制孩子的人生。任何对孩子或者老公的付出都是我心甘情愿的享受的付出,我坚决不会用“牺牲”这个词,当你说你为了什么事情牺牲了自己的时候,说明你在开始推卸把自己人生过好的责任,在开始依附及绑架他人了。

  《时尚北京》:用三个形容词形容自己是?

  袁飞:思维独立、性格乐观、追求精彩。

  《时尚北京》:怎么看时尚行业?它至今仍让你保持兴奋?

  袁飞:我对这个行业的兴奋除了来自那些光鲜的品牌,时髦的业内人,与艺术品可以媲美的浪漫和不定性,更多是因为自己在这个行业里看到太多的问题。看到问题,我就会有一股倔劲想要解决它。这可能和我读经济学有关系,脑子里装过太多模型、理论,总是觉得什么问题都可以刨根问底找到问题源头,并且可以有更合理的模式去解决。

[责任编辑:李超]


手机光明网

光明网版权所有

光明日报社概况 | 关于光明网 | 报网动态 | 联系我们 | 法律声明 | 光明员工 | 光明网邮箱 | 网站地图

光明网版权所有

立即打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