女人频道> 精选> 正文

明白这些,大家才“有的聊”

2018-06-06 14:36 来源:北京晚报 
2018-06-06 14:36:11来源:北京晚报作者:责任编辑:高濛

  “问完‘在吗’,要赶紧说事,不然对方会有种大难临头或丑事败露的恐惧感。”一组“现代人微信聊天基本礼仪须知”主题漫画,近几天火爆网络,网友们纷纷表示——看完中枪,细思极恐。

  当微信已经越来越深地融入生活,它不同于电话、短信、BBS、QQ等其他社交工具的特质也在改变我们的交流方式,新的社交礼仪因此孕育而生。在微信中,怎样聊天才算有礼貌?怎样的行为会给对方带来内心的扰动?应该注意什么才会不伤害手机背后的那颗“玻璃心”?

  这组漫画的作者“小林”林帝浣表示,创作初衷就是为了反映都市人群社交心态的变化。而人际关系洞察家熊太行对此很乐观,因为微信毕竟让沟通更容易。

  “没的可聊表情包来救场”

  小林感悟:表情包现在使用的频率是很高的,比如最著名的捂脸笑哭,据说2017年被用了303亿次。我的理解,当一个人使用表情包的时候,谈话就已经到了比较尴尬的阶段。所以,有个约定俗成的说法——“承诺不首先使用表情包”。当大家都觉得无话可说,又觉得贸然结束不好意思的时候,就可以使用表情包了。一旦开始使用表情包,那聊天就即将尴尬又不失礼貌地结束。

  熊太行解读:我曾经做过一个实验,在一周时间内,只用表情包发朋友圈评论,而且在工作群以外的其他群只用表情包聊天,用的还都是微信自带的emoji表情。结果发现,表情包能承担除了正事以外的大部分事务。而实际上,微信上也没有多少正事,正事都打电话解决了。微信的表情包,足以解决大部分情感上的沟通,换句话说,如果是真的无法使用文字的特殊人群,单纯通过表情,也能与人进行情感沟通,这实际上是便利了交流。

  “发语音前请先征得同意”

  小林感悟:我个人从来不使用语音。遇到值得听的人发来语音,我会把他的语音转化成文字。但是如果普通话不好,转化不成,那我就直接放弃了。虽然我讨厌语音,但是微信语音倒是有一些特别的用处。比如,想测试对方是否在乎你,可以发一个60秒的语音,前55秒不说话,最后5秒说话。如果对方能听完回复你,那说明对方很在乎你,可以试试哈。

  熊太行解读:发语音之前,最好先考虑一下身份地位是否合适。如果是下属向领导汇报工作、乙方向甲方通报进展、晚辈向长辈问候,最好用图文的形式。一般情况下,人的阅读速度是比听东西快的,而且微信语音又不能快进,所以更占用时间。有些人口头表达能力欠缺,会造成语音中出现大量“水词”,不如老老实实打字。如果遇到特殊情况,比如开车,那就先跟对方说清楚,再语音。

  “问完‘在吗’请赶紧说事”

  小林感悟:不像QQ,微信已经取消了在线这个概念,微信是一直在线的,这种新的设置就带来了新的礼仪。根据时代、软件、介质不同,我们的社交礼仪也会有变化。我个人来说,如果是领导、长辈、德高望重的长者问“在吗”,会回复一下。如果是平辈、朋友问“在吗”,我就会半开玩笑地回“有事赶紧说”。如果是疏远的人问“在吗”,我一般都不回复。

  熊太行解读:有很多人特别不喜欢看见别人问“在吗”,其实“在吗”是QQ时代的遗物。QQ有几大状态——在线、离线、忙碌、隐身,所以,在QQ时代,想看看对方是否在线,会礼貌地问一句“在吗”,表达“你现在方便不方便说话的意思”。这个问法其实本身没有太多问题,能不能伤害到我们,主要看个人的解读。一般问“在吗”的,关系都比较疏远,而且暗含着托人办事的意思,这容易造成一种煎熬。尤其问完“在吗”,很久不说话,也许你只是在等对方回复,但是对被问的人来说,就有一种“等第二只靴子落地”的未知压力。

  “说完晚安后慎玩朋友圈”

  小林感悟:微信这种新的社交方式,会带来一些新的礼仪。互道晚安之后,在朋友圈遇到这就很尴尬。还有在别人的朋友圈下面评论聊天,会让人家有删掉这条朋友圈的冲动。

  熊太行解读:一般来说,在微信上互道晚安,并不是说马上就睡了,而是不太方便聊天。在朋友圈里相遇,最好的办法就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因为这也不是特别重要的事情。有几种情况,可能会造成不适。比如交往中的年轻人,很在意对方,在对方社交中的占比很高,这时候就会产生一种嫉妒心理,这是一种不成熟的表现。还有一种就是中老年人,刚接触微信,特别看重朋友圈点赞之类。其实真没有必要把微信朋友圈社交看得这么重,更何况朋友圈现在越来越成为一种公关行为,是展示业绩、合作、成果的场所,带有经营人设的性质,不再是单纯的社交场所。

  画外话

  关于微信 关于心态

  小林:沟通更便利并没让人更幸福

  现在在中山大学教书的林帝浣,每天都跟年轻人打交道,创作“微信礼仪”漫画的灵感源泉,来自林帝浣生活中的点点滴滴。“微信有很多便利,但是它24小时在线,让很多人感受到压力,进而产生焦虑。”林帝浣觉得,焦虑是现代都市人的常态,而移动互联加剧了这种情绪的蔓延。

  “你看到朋友圈里,你的发小在北京经常出席高端论坛,和大咖们谈笑风生,你就觉得焦虑,怕是被同龄人抛弃了。但其实,你发小没有在朋友圈里说,他没有买到房、没有北京户口,他也焦虑。”

  林帝浣的微信里有13000名好友,却只在每天的固定时段查阅微信信息。他同意微信让沟通变得更便利的观点,但发现很多人并没有因沟通便利而变得更幸福。“以前谈一场恋爱,都是依靠书信往来。古代人用五年谈的恋爱,现代人用微信三个小时就谈完了,缺少了一些含蓄的美感。”

  熊太行:微信挽救了一批社交恐惧者

  熊太行对待微信的态度很乐观:“我觉得微信挽救了一批有社交恐惧的人。”

  “据说台湾著名学者殷海光先生有严重的社交恐惧,打完一个电话,会浑身冒汗、虚脱、瘫坐沙发。”熊太行认为,包括微信在内的移动互联服务,反倒让这个世界变得更宽容。

  “以前,不敢打电话是一种难以启齿的社交障碍,现在,不想打电话,可以在微信上打字,沟通变得更容易。以前要靠打电话完成的打车、订位、送餐,现在都可以依靠移动互联解决了。”(记者 孙毅)

[责任编辑:高濛]


手机光明网

光明网版权所有

光明日报社概况 | 关于光明网 | 报网动态 | 联系我们 | 法律声明 | 光明员工 | 光明网邮箱 | 网站地图

光明网版权所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