点击右上角微信好友

朋友圈

请使用浏览器分享功能进行分享

正在阅读:“玩”毛线成新时尚 年轻人为“亲手体验”买单
首页> 女人频道> 精选 > 正文

“玩”毛线成新时尚 年轻人为“亲手体验”买单

来源:北京青年报2022-04-06 11:10

  制作前选取毛线

  展示作品

  簇绒作品制作现场

  “古有织女牛郎,今有‘扎女扎男’”,这是Tufting(簇绒)圈子流行的一个打趣又形象的说法。一块布板,一把“突突枪”,一坨毛线,就可以自己“扎”出毯子、毛绒镜框、手机壳、杯垫、抱枕,甚至是一个“名牌”包包。作为新晋网红,Tufting在北上广深大城市悄然火了,大家愿意花上三个小时以上的时间“突突突”一件毛绒作品。今年春节后,大城市的簇绒工作坊也越开越多,成为不少年轻人聚会打卡的时尚新地标。

  体验

  万物皆可“突突突”

  解压又治愈

  工作日的下午,北京青年报记者来到位于朝阳大悦城青年公社公寓楼内“玩个毛线·Tufting工坊”。这间工作室是个二层小阁楼,共有22个织布工位,二层楼的两面墙摆放着五颜六色的毛线,一层的布板上还有一个未完成的作品。“这人要打一个麻将‘發’字,还没打完,镜像投反了,看她什么时候再来做了。”店家解释说。

  北青报记者体验了整个Tufting的制作过程:先选好要打的图片,把图片用投影仪投到画布上,再用画笔在布上勾勒出图案轮廓,然后开始选自己喜欢的毛线颜色;准备工作完成后,进入实操环节,“指导老师”开始教授大家怎么把毛线挂进“突突枪”里,以及“突突”的手法要领,如何确保毛线针扎实、扎直、扎细;学员在空白布上练习成功后,就可以开启真正的“突突突”旅程了。

  “提前预留的毛线要确保足够多”“每一针打时都要把枪打实”,这是几次失败后,北青报记者掌握到的两个最大要领。整幅“画”用枪全部打完后,走到画布的背面一看,已经生成了一件毛茸茸的作品,惊喜感十足。但打完突突枪,整个制作过程并没有结束,还需把簇绒作品从画布上剪下来,再把画布用胶水“掖”进作品背面,用胶枪在作品背面贴上毛毡板,最后是“修毛毛”工序,仿佛像在修剪一块小草坪,十分“治愈”。最终,北青报记者“突”了一个《老友记》的紫色门框,用时两个半小时。

  “突突突的时候会毫无杂念、心无旁骛,特别专注,只想着我的线走直了没,需不需要补‘枪’”。当天前来体验Tufting的毛女士表示,她从小就属于“手残党”,但是Tufting对她来说并不难,“感觉还算容易上手,比较吸引人的地方是,会让人不由自主地投入,暂时忘掉其他一切,算是解压又治愈”。

  “每个周末几乎全部爆满”“顾客多是20多岁的年轻人”“情侣闺蜜来玩的最多”……刚营业两个多月的店家告诉北青报记者,不仅只是年轻人爱上“扎毛线”,甚至Tufting已经成为公司单位团建的一个时尚新方式。“三八妇女节的团建活动,我们这很早就约满了。因为制作起来不难,啥都能‘突突突’,给自己做个小地垫、坐垫、杯垫的,还能做个包包,很有新意。”店家兴奋地说。

  尝鲜

  用时不短、价格不菲

  体验“突突突”的快乐

  “Tufting,你不会是最后一个知道的吧?”这个活动标语,在一定程度上意味着,在年轻人群体中,不知道Tufting可能意味着落伍。今年读大二的小徐,前不久和闺蜜刚刚体验了一次Tufting,“太好玩儿了,我们花了五六个小时,各做了一面绒绒镜。我记得特别清楚,那天还有一部热剧要追,我俩一开始没想花那么长时间,想回去追剧,结果还是玩了很长时间。Tufting用时比想象的久,挺累的,但累并快乐”。

  小徐说,她已经了解Tufting很长一段时间了,经常能刷到周围朋友晒作品和体验过程,让她一直“心痒痒”想去体验一把,“这东西在我们大学生里已经很流行了,几乎大家都听过,但是真正去玩的人不多,因为还是挺贵的。我和闺蜜也是趁着有优惠去玩的,人均差不多花了200元”。

  北青报记者了解到,小徐体验的Tufting优惠价“200元”,几乎已是Tufting工作坊里的最低价。根据制作毯的大小,Tufting体验价不同,北青报记者体验的最小幅毯(30cm×40cm)团购价为209.3元,而中等大小的毛毯价格均在298-698元间,大幅毛毯(90cm×140cm)定价高达近千元。这样的定价,令一部分大学生望而却步,也让不少有过初体验的年轻人不想再有二次花销。

  “收费真不便宜,因为同等的毯子网上可能几十块就能买了,但我肯定不是为了买毯子,而是为买体验去的,所以可以接受。但是应该也很难去第二次了。”花了近三个小时、309块钱、自己“突突”了一张50×60cm小毯的工薪族余女士说。

  对于大学生小徐而言,她则还想再去工作坊体验一把,“等有优惠了,我肯定还要再去。每次突突突、把那个线打成一条,我都觉得很爽,很解压。而且我以前就挺喜欢做手工的,但以前做什么都不成,做什么什么丑。这次做的这个小狗绒绒镜,店员都说好看,我妈也说好看,挺有成就感的”。

  北青报记者发现,为了体验“突突突”的快乐,但又为了应对不菲的价格,有年轻人已经开始尝试在家Tufting,框架、底布、架子、推毛器、簇绒枪……所有工具都可以在网上轻松购得,不少还价格实惠,店家也会附赠各式教程。

  市场

  Tufting“开店潮”来了

  或成创业新宠

  “98后女店主日入超5000元,火到连夜搬家扩店”“Tufting‘突’进中国年轻人内心,奢侈品牌如何借鉴?”“这个项目有着落地性强、投资少、回本快、热度高的优势”……搜索Tufting,类似这样的内容分享越来越多。带着“新潮”的标记,再带上“火遍ins”的标签,以及坐拥一群热爱尝试新事物的“Z世代”时尚青年,Tufting确实火了,工作坊从北上广深大城市,现如今甚至开到了小县城。

  北青报记者以“北京”为定位,在大众点评上搜索“Tufting lab(工作坊)”有466个结果,门店尤其聚集在三里屯、朝阳大悦城、国贸等商圈,热门商圈的同一座公寓楼里甚至有四家Tufting门店;以“上海”为定位,“Tufting工坊”有410个结果;以“广州”为定位,“Tufting lab”有553个结果……每天,这几个城市的数据都在新增。据Tufting大号@魔毯工作室的分享“截至2021年11月23日全国Tufting门店大概只有20家左右”,而从今年开始,各大城市的门店搜索条目均已过百。

  北青报记者注意到,Tufting不仅只是火遍大城市,小地方也已开始兴起“开店潮”——“济南Tufting探店·专心搞毛线”“义乌性价比最高Tufting体验馆”“厦门首店突突突”“镇江首家Tufting内卷的开始必须我们来”“西安未央区Tufting店家给玩家的建议”……小红书上名字含有Tufting的商户已达200多个。

  “商机不等人的。我去年11月看到这东西,12月就开始筹备开店,今年元旦就正式营业。”玩个毛线·Tufting工坊老板宋先生告诉北青报记者,他原本就在做银饰、灯工玻璃等手工生意,想在青年路附近开个年轻人喜欢的手工店,所以就决定开个Tufting店,“我一看这东西挺火的,也挺好上手,看别人家的店也就早开一个月,我还追得上,要是都已经开一年、两年了,那我就来不及了。”

  开店两个多月,感受如何?宋老板说:“感觉挺好,比我之前的手工活,无论是推广或制作难易程度,都强很多。”对于Tufting为何普遍定价贵,他解释说:“主要是耗时太久了,一个制作工位基本一用就是半天。毛线虽然很便宜,但租金、人工成本都要算上,所以定价高一些,我们也可能熬夜加班。像前两天有个客人住在大兴,做到凌晨12点半,住太远了,我们也不能让人后面再来做。”

  由于耗时长、工作日单量并不多,几乎全靠节假日、周末来盈利,宋老板表示目前他们的店还没回本,“我们在全北京的销量榜单上,一般都是第四、第五的水平,但都还没回本,可见别的店是什么水平,”宋老板介绍说,店里新客与老客的比例大约为9:1,“老顾客甚至10%都没到,我觉得大家还是图个新鲜感,像这类绒绒毯也不适合摆太多,做那么多干吗用。”

  对于Tufting的发展前景,宋老板认为:“这东西肯定有过气的时候,也许就是没有现在的热度,但也有一些人还会喜欢。一年内至少没问题,若是不火了就再搞新项目,永远跟着年轻人的市场做。”

  对话

  “晒文化”+“悦己文化”让Tufting受追捧

  曾昕(中国社会科学院新闻与传播研究所助理研究员,研究领域:青少年与新媒体、流行文化、青年亚文化)

  北青报:Tufting吸引力何在?

  曾昕:我们从手工的角度做过研究,大部分孩子三岁以前有玩衣服角或者吃手、抠手指等小动作,从心理角度来说,这是通过对手部的刺激,在身体上打造放松和愉悦的效果。很多手工DIY,包括Tufting,都是这种通过触感来解压的一种模式。

  另一方面,Tufting具有视觉传播性,它的颜色比较鲜艳、造型可爱,入门门槛低,参与者不需要美术功底。很多女生还可以把Tufting作品拿到社交媒体上去晒,它很符合现在的“晒文化”。

  现在的年轻人在寻找一种取悦自己或让自己开心的娱乐方式。参与Tufting,两三个小时“突突突”的时间内沉浸其中,其他事都可以不想,给自己营造一个“封闭时空”,这也是年轻人中流行的“悦己文化”。

  北青报:从流行文化研究视角您如何看待Tufting?

  曾昕:Tufting能火的另一个重要原因是它的社交性比较强,比如一些店家提到的“通常是情侣或者闺蜜一起来体验”,它其实是一种共同的情感体验。之前,我做过一个盲盒研究,不只是小孩,很多中年人也很喜欢盲盒,把盲盒当做礼物送给朋友,成为一种新鲜的社交模式。我们在研究时给此类行为起了一个名字叫“柔性社交”。Tufting便可以达成这样的社交效果,从社交送礼的角度来说,它可以有很深的情感含义在里面,自己动手做出来的挂毯跟买来的,肯定是有情感区别的。

  目前Tufting的影响力还没有那么大,但对受众来说,创作空间大,符合游戏性、解压性、社交性、审美性等一系列特征,所以还是有发展前景的。

  本版文/记者 林艳

  供图/受访人

  潮流档案

  Tufting在地毯上作画

  Tufting即簇绒,最早在欧美兴起,是指在地毯上作画。“突突枪”指的是一种手工织毯的工具,用它就能钩出好看的图案。因其“突突突”的声音特别解压,这种手作方式逐渐风靡全球。

  在小红书上,与Tufting相关的笔记已经高达7万+篇。据小红书官方数据显示,2021年第四季度,有关Tufting的用户生成内容环比增长了约五倍。网友们分享着各式各样的攻略、探店、成品……伴着簇绒枪“突突突”的声音,五颜六色的毛线不断簇成作品,加之开始“内卷”拼装修的手工作坊,Tufting已经火速成为年轻人“晒生活”“晒时尚”的新宠儿。

  2018年,纤维艺术家Tim Eads在制作手工手袋时,发现借助一把簇绒枪在家制作地毯惬意又有满足感,很快他在Instagram的晒图收到了大量讨论。

  2020东京奥运会期间,英国“跳水王子”Tom Daley在观众席上专心编织的照片让网友看到,毛线的魅力是世界性的。这位世界跳水冠军,也是一个心灵手巧、技艺娴熟的织毛线小天才。他为4岁的儿子织的毛线帽、为朋友家的斗牛犬织的衣服、为母亲的猫织的猫沙发,令网友直呼“太酷炫”。

  2021年年初,Tufting开始流行到亚洲,韩国人最先嗅到开Tufting工作坊的商机。随后,这股风潮去年9月刮进国内,在杭州、温州等新一线、二线城市走红。Tufting这一新型手作方式,经过网络达人的各种“安利”,越来越流行。

[ 责编:张晓荣 ]
阅读剩余全文(

相关阅读

您此时的心情

光明云投
新闻表情排行 /
  • 开心
     
    0
  • 难过
     
    0
  • 点赞
     
    0
  • 飘过
     
    0

视觉焦点

  • 家用美容仪需要一把“安全锁”

  • 心理咨询师“浮躁病”也得治

独家策划

推荐阅读
嘉宾:李妍 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友谊医院皮肤性病科副主任医师
2021-04-22 17:34
嘉宾:王佳 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友谊医院营养科副主任医师
2021-04-21 18:44
嘉宾:王佳 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友谊医院营养科副主任医师
2021-04-21 18:44
本期专家:贾美香 中国残疾人康复协会孤独症康复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
2021-04-20 14:27
嘉宾:金怡 中国残疾人联合会北京按摩医院儿科副主任技师
2021-04-20 14:38
本期专家:贾美香 中国残疾人康复协会孤独症康复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
2021-04-20 14:27
本期专家:贾美香 中国残疾人康复协会孤独症康复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
2021-04-20 14:27
嘉宾:杨仁池 中国医学科学院血液病医院(血液学研究所)血栓止血诊疗中心主任
2021-04-14 17:22
嘉宾:杨仁池 中国医学科学院血液病医院(血液学研究所)血栓止血诊疗中心主任
2021-04-14 17:18
嘉宾:杨仁池 中国医学科学院血液病医院(血液学研究所)血栓止血诊疗中心主任
2021-04-14 17:08
嘉宾:杨仁池 中国医学科学院血液病医院(血液学研究所)血栓止血诊疗中心主任
2021-04-14 17:05
嘉宾:杨仁池 中国医学科学院血液病医院(血液学研究所)血栓止血诊疗中心主任
2021-04-14 17:00
嘉宾:杨仁池 中国医学科学院血液病医院(血液学研究所)血栓止血诊疗中心主任
2021-04-14 16:47
嘉宾:北京世纪坛医院副院长、减重中心主任张能维
2020-01-22 14:17
嘉宾:北京世纪坛医院副院长、减重中心主任张能维
2020-01-22 14:17
嘉宾:北京世纪坛医院副院长、减重中心主任张能维
2020-01-22 14:17
嘉宾:杨莉萍 北京医院药学部副主任
2020-01-20 15:08
嘉宾:杨莉萍 北京医院药学部副主任
2020-01-20 15:08
本期嘉宾:张剑锋 广西医科大学第二附属医院急诊科主任
2020-01-20 14:49
本期嘉宾:张剑锋 广西医科大学第二附属医院急诊科主任
2020-01-20 14:48
加载更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