点击右上角微信好友

朋友圈

请使用浏览器分享功能进行分享

正在阅读:整形低龄化,是谁在贩卖“容貌焦虑”
首页> 女人频道> 精选 > 正文

整形低龄化,是谁在贩卖“容貌焦虑”

来源:文汇报2022-08-01 10:10

  “想去全脸整形,有人整过吗?要么骂醒我,要么让我鼓起勇气去做吧。”关掉手机软件里的这条帖子,18岁的茵茵决定与姐妹去一家医美机构咨询看看。谈及整形理由,茵茵这样对记者说:“变美了,运气都会好一点。”

  美了,运气会好?不美,就等于“苦相”、没前途?不知从何时起,在这样扭曲的逻辑里,学生族也开始兴起整形热。

  “近年来,每到暑假,来咨询整形的学生不少,年龄越来越小,甚至出现了十几岁的初中生。”在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九人民医院,记者听医生们讲述整形门诊里的人与事,一个问号盘踞在脑海:整形日益低龄化,究竟是谁在贩卖“容貌焦虑”?

  “医生,我想要芭比大眼睛”

  “你来这里整形,父母知道吗?”“知道啊,你要跟他们通电话吗?”……7月中旬,上海持续高温,上海第九人民医院整形修复外科主任医师王丹茹的门诊里,一名17岁的黑龙江男生风尘仆仆地赶来。

  男孩说,因为高考没考好,想去参军,希望把身上血管瘤留下的大块疤痕去掉。王丹茹则耐心地给男孩解释,这个疤痕难以去掉,千万不要相信那些所谓可以去掉的办法。

  看着男孩走出诊室的背影,王丹茹不清楚他是否听进去了。此前,她还遇到过一个十来岁的女孩对她说,“医生,我想要芭比大眼睛”。遇到这种情况,王丹茹会对孩子说,“你再想想吧,或者等大一点再看看?”

  近年来,每年暑假,王丹茹的诊室会迎来一批学生族,眼、鼻、唇等都是他们的常规咨询项目,从前女孩多,现在男孩、女孩都有,且都带着明确目标——“某某明星的眼睛”“某某明星的微笑唇”。

  “现在的孩子营养好了,体格发育超前了,但心智发育未必跟上,完整的健康审美观还没有形成。这种情况下,网络上、手机社交软件里充斥着单一审美的暗示,久而久之我们会发现,整的也都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脸,‘千人一脸’。”在门诊,王丹茹经常会与一些低龄的孩子交流审美观。“你要考虑将来你要做什么,你的气质是怎样的,你的风格是怎样的。这一切,你都还不清楚,你选择这样浓重的大眼睛、厚嘴唇,可能不符合你将来的人生。”

  整形失败做“翻修”手术,遗憾病例付出代价不小

  “主意大”,这是九院整形外科医生对学生族中的整形者的普遍感受。

  “现在来寻求整形的学生并不少。与以往不同的是,现在的孩子有非常明确的诉求,以前来找医生,就希望‘要变美’,具体要做什么,一般会听从医生或父母的建议。而现在,网络咨询发达,他们在到医院前已在网上查阅了很多资料,带着明确目的推开诊室的门。”与学生病例接触多了,上海第九人民医院整形修复外科主任医师李圣利认为,要科学看待青少年整形这件事。比如,合理选择一些整形项目,让一些孩子改变先天缺陷,重拾自信,对他们的人生是有益的。但如果孩子年龄太小,他会婉拒,这也是他一贯坚持的原则。

  “18岁以下来整形的,需要监护人同意。”在九院整形修复外科,对寻求美容整形者有这样一条规定。对于因为车祸后毁容、肿瘤切除后等需整形修复重建的,不限年龄,小到1岁的孩子都有。

  不过,也有医生告诉记者,因为这条“监护人同意”原则,可能把一些瞒着父母整形的未成年人引向非正规机构。他们中,有人会折回来找医生,只是,是回来“求救”的。“我们这边的鼻整形病例里,一半以上是外单位做过来‘翻修’的。”李圣利告诉记者。

  “翻修”,是医生们对在其他机构做坏手术予以补救的行话。李圣利接触过太多做坏的遗憾病例。比如,有的因填充物栓塞,导致半个鼻子烂掉,只好做鼻子再造手术。

  因此,在不少需要“翻修”的患者心里,九院成了“最后一道防火墙”。

  医美营销乱象丛生,警惕青少年被畸形审美观误导

  “劝退”几乎是九院整形外科医生们都会干的一件事。只是,这些年轻人其中不乏稚气未脱的孩子。出了医院的门,他们会走向哪里,医生们没有把握。

  当“微笑唇”“童颜针”等美图与励志文案借助网络营销与算法的推送力,充斥着手机社交软件,不少心智尚未成熟的青少年,很容易被误导,被畸形的审美观带偏。

  多位医生告诉记者,他们已关注到一批社交软件带起的“种草经济”,而消费医疗在学生族中也愈来愈火,即以改善型需求为主,而非治疗目的。

  那么,谁是“幕后推手”?业内分析,受商业利益驱动,一种简单粗暴但“好用”的心理暗示正随着各类网络推文,推送给渴望变美的年轻人群:首先,制造容貌焦虑,以“单一审美”推翻“各美其美”,实现刺激消费。比如,将容貌不佳与“低能”“懒惰”“贫穷”等负面评价因素做不当关联,以“用半年工资改变自己,漂亮了每一分钟都是运气”等推文在年轻人中实现“整形种草”。

  一份对95后整形观念的调研报告显示,当前,更多年轻人选择整形,已从工作驱动转变为被单纯渴望变美所驱动,为悦己而容。报告称,“当悦己观念普及后,无论职业、性别或年龄,医美消费者借医美巩固自信,在情感层面愉悦自己。机构又以此为抓手满足医美消费者的悦己需求,重点关注项目的个性化、定制化。”

  令人揪心的是,医美营销背后乱象丛生,涉过度营销、虚假夸大、价格虚高、非法行医等,近年来被曝光、取缔的机构、案件不少。“行业待合规,专业医生缺口大。”医生们向记者讲述着中国医美行业的痛点。当追求美日益走到了医疗治疗需求之前,网络营销“种草”的畸形审美观要率先予以警惕。(记者 唐闻佳)

[ 责编:刘希尧 ]
阅读剩余全文(

相关阅读

您此时的心情

光明云投
新闻表情排行 /
  • 开心
     
    0
  • 难过
     
    0
  • 点赞
     
    0
  • 飘过
     
    0

视觉焦点

  • 家用美容仪需要一把“安全锁”

  • 心理咨询师“浮躁病”也得治

独家策划

推荐阅读
嘉宾:李妍 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友谊医院皮肤性病科副主任医师
2021-04-22 17:34
嘉宾:王佳 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友谊医院营养科副主任医师
2021-04-21 18:44
嘉宾:王佳 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友谊医院营养科副主任医师
2021-04-21 18:44
本期专家:贾美香 中国残疾人康复协会孤独症康复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
2021-04-20 14:27
嘉宾:金怡 中国残疾人联合会北京按摩医院儿科副主任技师
2021-04-20 14:38
本期专家:贾美香 中国残疾人康复协会孤独症康复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
2021-04-20 14:27
本期专家:贾美香 中国残疾人康复协会孤独症康复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
2021-04-20 14:27
嘉宾:杨仁池 中国医学科学院血液病医院(血液学研究所)血栓止血诊疗中心主任
2021-04-14 17:22
嘉宾:杨仁池 中国医学科学院血液病医院(血液学研究所)血栓止血诊疗中心主任
2021-04-14 17:18
嘉宾:杨仁池 中国医学科学院血液病医院(血液学研究所)血栓止血诊疗中心主任
2021-04-14 17:08
嘉宾:杨仁池 中国医学科学院血液病医院(血液学研究所)血栓止血诊疗中心主任
2021-04-14 17:05
嘉宾:杨仁池 中国医学科学院血液病医院(血液学研究所)血栓止血诊疗中心主任
2021-04-14 17:00
嘉宾:杨仁池 中国医学科学院血液病医院(血液学研究所)血栓止血诊疗中心主任
2021-04-14 16:47
嘉宾:北京世纪坛医院副院长、减重中心主任张能维
2020-01-22 14:17
嘉宾:北京世纪坛医院副院长、减重中心主任张能维
2020-01-22 14:17
嘉宾:北京世纪坛医院副院长、减重中心主任张能维
2020-01-22 14:17
嘉宾:杨莉萍 北京医院药学部副主任
2020-01-20 15:08
嘉宾:杨莉萍 北京医院药学部副主任
2020-01-20 15:08
本期嘉宾:张剑锋 广西医科大学第二附属医院急诊科主任
2020-01-20 14:49
本期嘉宾:张剑锋 广西医科大学第二附属医院急诊科主任
2020-01-20 14:48
加载更多